主页 > 谷歌推广优化 > 网络众筹良心账能算吗?

网络众筹良心账能算吗?

谷歌推广优化 TAG: 网站优化 SEO基础优化 SEO优化

  毁誉参半,这是网络慈善众筹面临的窘状。一边是汇聚爱心解燃眉之急,另一边是欺诈、隐瞒、挪用善款带来的失望,人们一次次追问,网络众筹的良心账,到底能不能算清楚?

  截至目前,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,在2018年共有超过84.6亿人次网友点击、关注和参与,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.7亿元,成都网站优化排名推广,,同比增长26.8%。参与度之高,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。然而,在成效显著的背后,也存在一些乱象。病情夸大、造假诈捐、筹款过多、隐瞒实际家庭背景、炒作营销、平台核实和监管机制缺位、收取费用等情况频见报端,屡屡遭受公众的质疑,透支网友们的善意和信任。

  ●今年5月,德云社演员、郭德纲弟子吴鹤臣因突发脑溢血住院,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“水滴筹”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。然而,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、一辆车,还有医保。

  详述莫某的经历,无疑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故事,但法院的判决,道理很简单——

  ●2016年,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“伪慈善”,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,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。

  ●今年9月,有自媒体发布一则题为《七旬爷爷悬崖“淘金”半个月,只够给重症孙子买一粒药:尽力了!》的图文故事,众多网友备受感动。此事被大量微博、微信用户转发,引发公众对四川宜宾珙县老人何春元“采药救孙”的关注。然而,媒体调查发现,何春元的孙子患病需大笔钱治疗基本属实,但上述自媒体借以打动网友的“采药爷爷”故事,却有夸大不实之处,何春元早已不上山采药,采药照片系摆拍。据了解,这则图文故事是一个“公益团队”推出的作品。该团队推动发布“采药爷爷”故事,要对筹款收取10%作为管理费。

  莫某发起众筹源自家庭的不幸,他的儿子出生后不久就被查出患有“威斯科特·奥尔德里奇综合症”,这种连搜索引擎都很难搜到的重病极为罕见,孩子在治疗了8个月后离开了人世。其间他通过“水滴筹”筹得了捐款15万余元。

  建议

  此外,还有人发现,部分电商平台上存在制作虚假材料骗捐的产业链。门诊全套病例、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,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、商家负责推广,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。文 宗和

  善意和信任

  答案是:能!

  前日,随着一声法槌敲响,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纠纷案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,网络筹款发起人莫某被判返还“水滴筹”全部捐赠15万余元及利息。这些钱将由平台返还给6086位捐赠人。

  “第一案”这样判

  慢慢被透支

  案件背后的法律问题,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懂,但判决体现出的价值取向,每个人都感受得到:没有绝对的诚实,就不配得到无私的善良。

  第一是隐瞒。莫某在发起众筹的时候,隐瞒了家里有车有房有商铺的财产情况,还隐瞒了此前已经通过其他途径获得8.8万余元救助的事实。

  ●2016年,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筹款,刷爆朋友圈,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。

  在此次“水滴筹退款第一案”中,法院还发出司法建议书:建议民政部协调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立法工作,建立健全部门规章;建议网络众筹平台健全审核机制,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和监督力量。还建议建立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及公示制度、第三方托管监督制度、医疗机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等。不仅从司法者的角度,用法律规则呵护这份善意,还从社会治理参与者的角度,促请各方共同提高治理能力。

  第二是挪用。孩子的医疗费的确不菲,但直到孩子去世,莫某用自己的钱和其他救助款足额支付了医药费,众筹的15万没有用于他和平台约定的用处上。

原标题:网络众筹良心账能算吗?
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QQ
QQ在线咨询
SEO优化热线
15302721387
手机扫一扫 与博主直接沟通

56谷歌SEO优化致力于提供最专业的谷歌SEO优化,外贸SEO推广及外贸建站服务。通过Google优化提升网站搜索排名,打破谷歌推广高价门槛,让你能够以最低的成本做好谷歌优化,提高Google排名。

Copyright 2015—2018 网站地图|网站地图txt